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煤粉工业锅炉升温

   文/ 沈小波

    今年3月28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鄂尔多斯召开了一场高效煤粉工业锅炉现场会。依托神东集团煤粉工业锅炉系统工程实例,推广相对传统燃煤工业锅炉更节能、环保的煤粉工业锅炉。在此三天之前,中国城镇供热协会已在兰州召开了类似研讨会,同样是推广煤粉工业锅炉。
    煤科院是这两场会议的承办方和推动方。煤科院节能分院院长尚庆雨将煤粉炉客户分为市政供热、煤炭集团和工业园区。兰州、鄂尔多斯会议分别依托兰州热力和神东集团工程实例,尚庆雨正计划依托一个工业园区工程案例,再召开一个现场推广会。
    传统以链条锅炉为主体燃煤工业锅炉正承受着越来越大的环保压力。众多环保炉型已瞄准这一以千亿计算的目标市场,包括燃油、燃气锅炉等。煤粉工业锅炉通过改良煤粉储供系统、燃烧系统,以及附加环保设施,冀图在这一巨量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自从去年以来,受制于气源短缺,国内狂飙突进的“煤改气”逐渐降温。且经历数年的发展,煤粉工业锅炉拥有相当规模的工程实例。得益于良好的环保效应、经济性,以及越来越多地区逐渐摒弃偏见,市场对煤粉工业锅炉的需求正在升温。但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煤粉工业锅炉市场参与主体较少,且良莠不齐,整体产业推进缓慢。另一方面,政府部门尤其是环保部门限制煤炭消费的审核趋向,亦使煤粉工业锅炉在实际项目推进中颇受阻碍。亦着眼于此,作为国内较早研发煤粉工业锅炉的单位,煤科院正推进系列现场会。“此前我们是苦练内功,现在到了宣传推广的时候了。”尚庆雨说。

商机
    神东煤炭集团下属神东矿区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和陕西榆林。2010年神东集团与煤科总院节能分院合作,引进煤粉工业锅炉,替代原先的链条锅炉。神东集团拆除了补连塔煤矿等3个区域的链条锅炉,更换为9台共170蒸吨煤粉工业锅炉。
    干煤粉自制粉站生产出来,装入停靠在外的煤粉罐车,运至与煤粉工业锅炉系统相连的煤粉塔,经管道输入,再由风机送至煤粉工业锅炉燃烧系统,进行充分燃烧。煤粉工业锅炉系统后端,还配置有烟气净化子系统和灰收集系统,以进一步控制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排放。
    相对于传统链条锅炉,煤粉型工业锅炉一大优点在于环保。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峰介绍,相较于燃煤链条锅炉,烟尘排放降低85%以上,未加烟气脱硫脱硝装置条件下,减少二氧化硫排放40-50%,减少氮氧化物排放20%左右。“煤粉型工业锅炉烟尘排放甚至要优于天然气锅炉。”刘峰说。
    统计显示,2012年在用锅炉总数62.3万台,工业锅炉总数61.2万台。目前约85%工业锅炉为燃煤锅炉,年耗煤量约4亿吨标煤。
    相较于环保优势,煤粉工业锅炉系统另一大优势在于经济性。由于采用了制粉厂集中制粉,原煤和煤粉质量可靠,相对原先链条锅炉大大提升了煤质管理能力,以及改进了燃烧方式,煤粉工业锅炉相较链条锅炉大大提升了热效率,进而降低了原料煤的使用。
    据了解,神东正在使用的煤粉工业锅炉热效率最高能达到93.1%,产能相同的条件下,每年比原先使用的链条燃煤锅炉节约原煤7.91万吨,节煤率在50%以上,神东煤炭集团因此每年节省费用3955万元。“一是提升了热效率,二是煤粉锅炉系统自动化程度高,减少了因人为因素产生的跑冒滴漏。”尚庆雨说。
    事实上,煤粉工业锅炉目标市场正是替代当下体量庞大的燃煤链条锅炉。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在用锅炉总数62.3万台,工业锅炉总数61.2万台。目前约85%工业锅炉为燃煤锅炉,年耗煤量约4亿吨标煤。链条锅炉为燃煤工业锅炉的主力,占比为65%左右,其余为更为落后的手烧炉。
    据了解,燃煤工业锅炉中,同时达到《工业锅炉能效限定值及能效等级》标准Ⅱ级和《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锅炉不足5%。去年9月份,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到2017年要基本淘汰每小时10蒸吨及以下的燃煤锅炉,禁止新建每小时20蒸吨以下的燃煤锅炉。同时,为综合整治燃煤工业锅炉,环保部新修订《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将于今年7月1日正式施行。
    愈发严苛的环保和能效标准之下,传统链条锅炉淘汰加速。由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锅炉市场。煤粉工业锅炉将与燃气、燃油等锅炉共同竞争这一市场。“目前煤粉工业锅炉安装总量大约在1万蒸吨左右,占燃煤工业锅炉总容量比例大约在0.5%。”尚庆雨介绍说,煤粉工业锅炉也不可能全部替换掉链条锅炉,“能做到四成就不错了,按一个蒸吨安装建成50万元计算,市场规模可以达到4000亿。”

暗战
    巨量市场带来的商机背后,已有愈来愈多的厂商宣传自身拥有煤粉工业锅炉技术。但事实上,拥有工程实例的企业并不多。“现在宣称自己能做煤粉工业锅炉的企业有十多家,但有工程实例的也就我们、山西蓝天和杭州聚能等几家。”尚庆雨说。
    煤科院研发煤粉炉的历史可追溯至1999年。到2011年底之前,煤科总院节能分院60蒸吨以下煤粉炉已全部推向市场,均实现了工程实例。此外还完成了100蒸吨、130蒸吨的技术储备,开发出了配套的煤粉储供、燃烧、锅炉本体及脱硫脱销子系统设备。
    煤科院在煤粉工业锅炉领域是公认的技术的领先者。事实上,山西蓝天和杭州聚能与煤科院均有渊源。2006年,即是煤科院委托山西蓝天生产制造山西忻州师院一台4吨的蒸汽锅炉。这一项目为煤科院的煤粉工业锅炉提供了技术验证,也开启了山西蓝天的煤粉工业锅炉历程。
    2011年年底,煤科院和杭州聚能亦曾有过合作。亦是在该年前后,杭州聚能开始生产加工煤粉工业锅炉。在目前市场已安装的煤粉工业锅炉中,煤科院和山西蓝天占据了九成以上的份额,杭州聚能作为后来者,正在加强市场拓展。
    但体制以及机制的局限所带来的掣肘正限制煤科院在技术上的优势。2008年中煤国际工程设计研究总院与煤科总院组建了中煤科工集团后,煤科院即成为中煤科工集团的二级子公司。
    煤科院已经相当规模的工程实例,但负责项目实施的煤科院节能分院尚不是独立的法人单位。相关决策均需向上级单位层层报批,降低了决策效率。由于央企的资本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市场更易接受的商业模式合同能源管理(EPC)没有大面积推广和复制。另外,煤科院是科研院所转制成企业,市场营销的意识、能力和手段提升需要一个过程。煤科院节能分院更多还是依靠此前的工程实例口碑来拓展业务。
    相较煤科院,山西蓝天和杭州聚能是民营企业,具有更灵活的机制。在煤科院多名人士看来,尤其是蓝天环保的市场营销能力,煤科院远远不及。事实上,无论在舆论宣传,还是市场开拓方面,蓝天环保都风头正劲。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山西省发改委下发《山西省推广应用新型高效节能环保煤粉锅炉工程实施意见》,“意见”中指定要求使用山西蓝天生产的煤粉工业锅炉。亦因此,据公开资料,仅山西煤粉工业锅炉市场,截止2011年5月,山西蓝天就完成了4498蒸吨的产品应用。
     “政府部门可以推广某一种技术或产品,但你不能指定某个厂家。”尚庆雨称,“意见”下发之后,煤科院在山西市场的开拓陷入停滞。仅在“意见”下发前在山西长治有煤粉工业锅炉业务,此后要直至2011年初,“意见”束缚减弱,煤科院才为同煤集团建设煤粉工业锅炉系统。
    有业内人士指出,相对于市场营销能力,山西蓝天在煤粉工业锅炉核心技术和产品品质上尚需进一步提升。“具体表现就在于山西蓝天环保煤粉工业锅炉持续稳定运行能力还需要提高”。该人士称,民用供暖对锅炉稳定运行有一定的容忍度,相对而言,工业用户对锅炉稳定运行要求较高,“现在山西蓝天拓展工业用户也比较谨慎。”
    据了解,目前国家对传统链条锅炉,以及电站锅炉,均有较详细的技术指标。但对作为新生事物的中小型煤粉锅炉,尚无相应的标准。“现在我们正在加紧制订企业标准,已经有了框架。”尚庆雨说,企标完成后,会进一步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形成行业标准乃至国家标准。

困局
    自去年以来雾霾甚嚣尘上,煤炭作为原因之一受到各方质疑。原先唯“GDP”至上的经济发展思路向环保急转,甚至矫枉过正,伤及作为洁净煤技术之一煤粉工业锅炉。作为一个新生事物,煤粉工业锅炉由于采用煤炭为原料,在当下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大背景下,在实际推广中遭遇到环保部门的审批限制。
    2013年国家能源局初步统计结果显示,煤炭消费占中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65.9%。国家能源局希望2014年可以将煤炭消费比重降到65%以下。“国家会指定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计划,计划下到省市,会层层加码。”杭州聚能合同能源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孙波介绍说,因为煤粉工业锅炉需燃烧煤炭,相关项目往往卡在了环保部门的环评上。“环保部门对煤粉锅炉也不太了解,以为烧煤就是污染。”据了解,相比西北地区,杭州聚能所处的江浙一带,环保要求尤其严格,这使得煤粉工业锅炉的推广相对缓慢。
    据孙波介绍,到今年5月份,杭州聚能的煤粉工业锅炉的订单已达到700蒸吨。这还是在环保部门普遍对煤粉工业锅炉持疑虑态度背景下。“本来这个数字还可以更大一些。”煤科院同样遇到这一情况。“煤粉工业锅炉的经济效益可观,工业用户使用煤粉工业锅炉所节约的资金,三年即可收回投资,民用由于仅供暖4到8个月,收回投资需五年以上。”尚庆雨说,有鉴于此,已有多家企业开始推进合同能源管理。“目前煤粉工业锅炉最大的问题就是审批环节,我们接到好多有意向的客户,最终都卡在了审批上。”
    相关人士透露,许多地方环保部门对涉煤项目一律否定,对煤粉工业锅炉的大规模推广应用带来极大的困难,“这不是个别现象。”
    在孙波看来,要解决问题,只能加大宣传推广的力度,同时与地方政府多沟通交流。“也有地方政府支持煤粉工业锅炉的,我们只能一个个地方去沟通、推广。”
    事实上,煤科院在针对目标客户召开现场会推广同时,亦在加大与政府高层的沟通。就在5月份,煤科院代表为国务院相关参事作了一场煤粉工业锅炉的专题报告。“希望这个报告可以有积极的影响。”尚庆雨说。